肥啾大人

“肥啾大人”就是“肥啾大人”,拒绝叫我“肥大”🙃

被偷走的那五年 【止鼬 OOC HE】


前提:
止水和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两人在初中决定在一起,谈恋爱谈到大学毕业。
止水选择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读工商业研究生,鼬选择待在日本。他们相约两年后结婚,却不想天意弄人,止水为救被随意绑架犯绑架的女孩,不慎伤到头部,落入约塞米蒂瀑布。
女孩活了下来,止水却失去了踪迹。

五年后,当止水再次出现,所有的都跟五年前不一样。
鼬和他,都有了新的恋人。





正文:

卡卡西是这几年来,第一次感到了挫败。他输的毫无疑问,在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结局。
当他和鼬手牵手走在回家的路上时,鼬猛的停住了脚步。止水站在他们面前,眼睛死死盯住他们牵着的手。许是止水的悲伤眼神灼痛了鼬的手,卡卡西看了看猛的被鼬甩开的手,自嘲的笑了笑。
这个人,从来没有属于过我。

鼬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眼里的雾气越来越浓,嘴唇发颤,“止水……”
止水听到鼬的声音,才反应过来将视线从原本相扣着却甩开的手挪到了那人的脸上。
“好久不见了啊,鼬。”止水笑了笑,欲言又止,“你们……在一起了么?”
鼬听到这话愣了愣,想往前走一步,“我……”
“那……祝你们幸福。”止水打断了鼬的话,笑着说出了祝福,然后转身离开。
鼬被时间治愈了的伤现在又开始隐隐作痛,他以为不会再出现的眼泪,再一次决堤。

“鼬……”卡卡西进来就看见鼬缩在床上,用被子捂住头,无奈的想要将被子拉开却被更用力的攥紧,“会闷坏的……”
似是不想说话,卡卡西暗自叹了口气,“我们来谈谈好么?”
鼬这才想起,自己只知道想着止水,忽视了卡卡西的感受。连忙坐起,“对不起,卡卡西……我……”
“没关系,是我不好,在你难过的时候向你示好,趁虚而入,如此说来……”卡卡西苦笑一下,“卑鄙的人,是我。”
“不,卡卡西,是我不好……”
“鼬,去追寻自己的心吧。”卡卡西看着眼前一脸自责的人,轻声说道,“况且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什么都没有发生,也不算真真正正的在一起。没关系的。”
鼬一遍一遍的说着感谢和道歉的话。
说的鼬心里愈发愧疚。
说的卡卡西心里愈发疼痛。
爱错了一个人,本就不会有好结果。是自己一意孤行了。卡卡西想道。

“为什么我也要来啊?止水那小子失踪了这么久屁都不吭一声,现在出现凭什么要鼬……”带土懊恼的大声说话,他根本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家侄子只认准了止水,卡卡西很好啊!
“你个笨蛋闭嘴!”琳凶凶的对带土说道。这个脑子缺根筋的看不出鼬在愧疚么?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明明就是你怂恿鼬住进卡卡西家,还鼓励卡卡西追人家。”
“我那不是担心他么!止水刚死,鼬又是那个情况,给他找个……啊!”
带土终于在琳的一个猛敲下闭了嘴。我乖,我听话。
卡卡西忍住心里的疼痛,眼神飘向远方的住宅处,止水的家……
到了。

站在门口的正是失踪了五年的止水。止水正在跟父母说话,一家人其乐融融。
“止水君!”鼬正想叫他,却被后面一个女声打断,愣愣的看着从旁边跑过去的女孩子,猛的扑到了转过身的止水的怀里。
止水扭头看到鼬,还来不及回过神就被突然的撞击往后退了两步,低头对上了一个大大的笑脸。宠溺的笑笑,揉揉女孩的头,等到自己被放开这才抬头看向离自己几步远的鼬。
止水的父母看到鼬时,不耐烦的神情出现在脸上,却出于礼仪没有说什么。
谈恋爱的时候对自己儿子就冷冷淡淡的,儿子出事后虽说有说过要放开心的活着,可是他居然和别人谈恋爱还卿卿我我的秀到了这里。现在儿子回来了,怎么着?还想抓着!
止水的母亲看了看身旁的止水父亲,发现对方同样的神色凝重,这才将注意力又转回自家儿子,却发现儿子死死盯着不远处的那个人,不禁暗骂个不争气的!
女孩看了看止水的不正常反应,明白那人就是止水失意后一直想不起来的那个人。眼珠转了转,笑着先向鼬走去。
“你好!我叫宇智波泉,是止水的女朋友。你就是鼬吧!止水之前一直在说你们的事呢!”泉友好地伸出右手。
不提还好,一提更来气!止水的母亲哼的一声扭头回屋,也不管自家老伴黑着脸,“嘭”的将门关上。
“……”鼬看了看女孩,又看了看止水,这才握上泉伸出的手,“你好。”
两人握了握手,便放开,泉也转身,同鼬一起看着止水。
“……”止水扭头看向父亲,见父亲绷着个脸,叹了口气,“我和泉请他们吃饭,晚饭不要准备我们的了。”
“嗯。”止水父亲点点头,对泉笑了笑,这才转身回屋。

“就这家吧!泉一直觉着这家中华料理店做的挺好的。”止水说完对着身旁的泉笑笑,泉也笑着踮起脚亲了亲止水的脸。
两人亲密的举动刺痛了鼬的心。
感受到了鼬的眼神,止水刚想抬头,又被泉拉下附在耳边说了几句话。止水笑笑,对她点点头,然后起身望向大家,“你们先进去坐着,可以先点餐。我和泉的,一会我们回来再点。”止水说着说着便和鼬对视,“好好吃饭。”似是给他说的,又不是。
接着止水便不再看原地面面相觑的人,揽着泉向马路对面走去。

鼬看着渐渐走远的人的背影,扭头率先走进了店。

当止水和泉再进店时,不远的带土大声的喊叫成功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当然包括其他客人以及店员。
于是二人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满头黑线的走向了那一桌。

琳和带土看着窗面对面,挨着带土的依次是卡卡西和鼬,琳旁边的两个位子空着。出于礼仪,止水让泉挨着琳坐,自己也坐到了外面,和鼬对着。
服务员看到新的客人,连忙上前询问是否点餐。止水在得知都点了餐之后,便对服务员说,“先做一份夫妻肺片,然后……再来两碗米好了。”说完又扭头看了看泉,在得到对方点头后一笑,再扭回表示可以了。

“我说……止水……”在所有人的餐上齐后,带土终于忍不住了,“你这几年为什么不回来啊?”
听到这个问题的止水猛的抬头,正好对上鼬的视线。感觉到泉拉了一下自己的衣角,才回神。
原来止水失踪后,被当地的人救了,送到了医院。水势凶猛的将止水的随身物品都冲走,将头部受到重击的止水冲上了岸。命捡回来了,可是大脑却是一片空白。
后来,他认识了到医院去的泉。同是来自日本的两人,很快便熟络了起来。止水的记忆便如同打开阀门的水流,过去的空白渐渐填满。
可是他始终想不起来。
有一个人的背影,一直出现在他梦里。每当他想跑过去看那个人的脸时,他便会醒过来。
懊恼了无数回,想着下一回一定要看清,可是每当那个时候就会醒来。
久而久之,长时间想不起来,便也不再想了。
接着他出院了,在泉的帮助下稍微复习了一些知识,他很轻松的考上了宾夕法尼亚大学,和泉一起,渐渐的,他们成了情侣。
只是泉知道,止水心里一直有个人,占据着她得不到的位置。
这一待,就是五年。

止水是看到自来也发给他的照片后,才知道自己之前想找的人是谁的。
他混沌的脑袋猛然间豁然开阔,他想起了所有。
包括家人。
包括朋友。
包括恋人。

“于是,我就回来了。”止水笑着对在坐各位说道,看着饭吃的也都差不多,“再者,琳和带土,卡卡西和……和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便也没想打扰你。”
止水努力镇定神情不被红着眼眶的鼬影响,他感觉这些话刺得他心好疼。
“各位……”止水吸了口气,“我们各自天涯……”看着鼬的脸,“各自珍重吧……”

那一天后,止水再也没有出现过。他和泉凭着学历进入了一家市场公司,收入不菲。

那一天后,鼬从卡卡西的小屋里搬了出来,也换了新工作。他说,他想进入新的环境。他说,他想忘了他。

止水和泉走在回家的路上时,被一个熟悉的身影拦住。
止水看着眼前摆起打架架势的卡卡西,一脸疑惑,“怎么了么?卡卡……”话还没说完,止水便被迎上来的一拳打倒,头撞击到地上使他眼前发黑,还没吸气接着就被又揍了一拳。
他似乎听到旁边的泉惊恐地大叫,然后扑上来拉住卡卡西却因力量不足而被掀翻。止水忍着疼拉着卡卡西让她先走,看着泉说着会通知家人然后满脸泪水惊恐的一路小跑。
他们都知道,卡卡西不会伤害止水。
因为止水对于鼬,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

终于把止水打的忍不住闷哼,卡卡西才缓缓开口,“你!你不声不响的消失,你有没有想过鼬的感受!”卡卡西揪着他的领子将他拉起来抵到墙上,“你消失了六年,你知不知道鼬花了多久才从你不在的伤痛中走出来?”他又打了止水一拳,“现在你回来,还带了个女朋友!你有没想过鼬的感受!”
止水听着这些话,猛的瞳孔收缩。卡卡西几乎听到了止水的磨牙声,接着他便感到了止水一拳将他打倒,“是啊!我不知道!但我更难过我的恋人和我的朋友在一起!”他愤怒地大吼,像一头受伤的狮子朝着敌人发泄他的怨,他的痛。
“我记忆空白了五年!五年!我日日思念的人,现在和我的朋友在一起,你们想过我的感受了么!”止水不受控制的大吼,扑上去和卡卡西扭打。
他忍了那么久,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谁知道他一个人在陌生的环境里醒来,他内心的恐惧渐渐放大的感受?
谁知道他一个人在伤口恢复的时光里,想要快速恢复却不知为了谁的感受?
谁知道他想起了一切却唯独想不起一个人的时候,心里的空白吞噬着他的理智的感受?
谁又能知道……
他想起了恋人回家乡却亲眼看到恋人和自己的朋友在一起的感受?
他有什么错?

卡卡西趁着止水失神的瞬间再次将他打到对面的墙上,止水闭眼闷哼着滑落。
他好累啊……
回国后这一段时间过的让他身心俱疲。

止水闭眼准备接着卡卡西接下来的一拳,却突然听到了让他心悸的声音。卡卡西想收手,可力量的惯性让他停不下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接下了那一拳。
“鼬!”止水和卡卡西大叫。
止水连忙抱着鼬,手揉着那一拳落下的地方。
鼬乖乖的躺在止水的怀里,受着止水的抚摸,眼直直地盯着止水。
止水第一次看到鼬落泪。
卡卡西却看过好几回。鼬每次落泪,都跟止水有关。
“对不起……”鼬轻轻说道,接着便颤抖着身子蹭向止水的脖颈,“对不起……”
止水被他说的心疼,将鼬圈的更紧,下巴抵在鼬发间,“该道歉的是我……”

卡卡西低头看着拥抱的两人,一声不吭的离开,顺便拦住了被泉叫来的警察,不让他们打扰里面的人,自己乖乖的跟着警察去局里。

“真的不痛了?”止水再一次问道。
鼬扭头笑了笑,“不痛了。”鼬很珍惜止水送他回家的时光,仿佛他们二人还是上学的时候。
没有意外,没有生离死别,只有岁月静好。
有你,有我。
“鼬。”止水在送鼬到达家时,一改之前温柔,面色严肃的看着鼬,“如果……我是说如果……”
在与鼬对视后,止水抿了抿唇,“如果我没有回来……你个卡卡西……是不是会……一直在一起……”
鼬沉默了半晌,最后在止水的注视下,缓缓地点头,“应该会吧。”
虽然料到了这个答案,止水还是一阵难过,“啊……”止水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我和泉……下个月要回美国了……”看着鼬睁大眼睛看着自己,“我知道我打扰了你们,搅乱了你们的生活……”止水挑了挑眉,想装作轻松,“鼬如果觉着难过,其实可以忽略的,就当我死了。”
“就当,我从来没有出现过。”

止水浑浑噩噩的回家,刚开家门就受到了父母亲的问候。安抚他们之后,止水回房,却看到泉站在门口。
“止水……如果你放不下,你可以去找他……我……”
“不,我说过我会和你在一起……我不会食言……”止水朝泉笑了笑,便径直回了房间,不管还在门口站着的泉。

接下来的日子,止水过的十分安宁。止水刻意忽略了自己的心,他忍着不去找鼬。
他以为他可以放下,直到鼬的出现。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看到鼬时本能的想转身,却被鼬先一步拉住自己。“止水,可以陪我喝一杯么?就一会,一会就好。”

止水看着他们原先居住的屋子,感叹着时光流逝。

两人渐渐的喝的多了。鼬看着身旁的男子,帅气的容颜,这是他迷恋了好久的人啊。
“止水……我和以前一样……还是很爱你……”
我知道你也爱我。
“止水,我真的忘不了你……”
我试过很多次。我甚至希望新的恋情会让我忘记疼痛。
“可是我做不到……”
做不到忘记你。
做不到不爱你。

止水看着在他面前再一次落泪的鼬,手足无措的替他擦掉。

“我知道你们离开是因为我……”鼬握着停在他脸上的手,“我可以离开,可以去其他的城市,但是求你,别离开……”
求你,给我一个可以注视着你的地方。

“唔!”止水猛的凑过去将鼬吻住,粗糙的吻弄痛了鼬。止水疯狂的吸吮着鼬口中的液体,他想了太久了……
止水在鼬快被闷坏的时候放开了被他啃到红肿的唇,一路向下,沿着白嫩的脖颈细细啃完。粗糙的将鼬的衣服撕开,俯身上去亲吻着白皙的身躯。
“嗯……止水……啊……”鼬颤抖感受止水在他身上留下印记。
当止水进入他时,他感觉身体被狠狠的撕裂。没有任何前戏,没有润滑,直接进入。疼的他直抽气。
“啊、啊……”鼬抬头盯着天花板,任止水在他身体里进出,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止水只感觉包裹着自己的身体很舒服,很温暖。他不停的抽动着,不顾身下人的抽泣,不顾身下人的求饶。
鼬不敢让止水停下来,他怕一停下来止水就会离开。
鼬想着,猛的被顶的深了,忍不住痛哼出来,颤抖着将环在止水腰上的双腿缠的更紧,让止水更深地进入他的身体。

这一场性爱持续了将近一夜。
鼬醒来时,已经是白天。撑着快要散架的身子,四处寻找着。在没有看到期望的人脸时,满是失落。
“啊,你醒了。”突然止水温柔的声音响起,抬头便对上了满是宠溺的双眸,“我做了些早餐,先吃些吧。”
走近坐在床上,将硬撑着的人揽在怀里,把饭递给他,然后伸手揉着昨晚劳累过度的腰。“还好么?你昨晚流了好多xi……”
“血”还没说出口,便被怀里的人捂住嘴不让说,满脸通红的几乎要滴血。止水笑笑,亲了亲怀里人的手心,低头含住鼬的耳朵,啃咬着,“乖,吃饭。”
鼬抖了抖,“嗯……”止水看着被自己逗的浑身发抖的人,忍不住笑。

“我会向泉道歉。”止水在鼬吃完饭后,圈着鼬,吻着怀里人的额头,“我也会向父母说明的。”
低头对上鼬的眼,“鼬,跟我走吧。”
止水再一次看到鼬落泪,只不过这一次,鼬是笑着的。
两人再次拥吻。

让我补偿五年的空缺。
让我感受我们的爱情。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