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啾大人

欢迎私信,文章都有后续,没有放,可找我要。

百花物语——紫色风信子【止鼬 OOC HE】




“鼬……”止水无奈的看着身旁迅速冷下脸的鼬,一只手尴尬的挠挠头。
“……”鼬绷着个脸,快速往前走,直到止水拉住他他才停下,“老师,该上课了,我必须快点回教室。”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向教学楼。
“……”止水很无奈。鼬问他有没有心目中理想的恋人标准,止水看了他一会,点了点头。
结果……就是这样……
不过话说回来,生气的鼬,真的好可爱。

鼬说不清心里的感受,他即想知道止水的一切,又怕知道。
他对于止水的感情早就不一样了。止水比他年长六岁,他是高中二年级生,止水凭借资历已经成为他的老师。因为有远方血缘的关系,再加上宇智波一族都是厉害人物,两人意料之中的从国小便开始跳级,止水也为鼬做些预习功课的任务。
止水很聪明,再加上性格开朗,和鼬的关系非常好。鼬也很依赖他,很喜欢和呆在一起。久而久之,就连兄控的佐助也开始吃错了。
被弟弟缠的受不了的鼬最终决定将止水补课的机会让给佐助,得到鼓嘴不爽佐助一个,这当然是后话了。
当然,是鼬考上大学的后话。

晚饭时,一向安静的富岳居然破天荒的问了鼬在学校的情况,接着后面的话差点让鼬喷出饭。
“止水怎么样了?这小子年纪不小了,有恋人了么?”
“应该还没有……”
“啊,这样啊。”富岳低头吃了口米饭,“佐藤家的凉子小姐对于止水似乎很是中意,止水的父母也很满意,就是不清楚止水的意思。你和止水关系不错,也要帮着那小子一下。”
“是,我明白了。”

鼬吃好后安静的帮助母亲收拾餐具,忽视了富岳对于自己打量的眼神。
在鼬回房后,美琴走到丈夫身边,“似乎没什么反应。”
“唉……”富岳叹了口气,“将感情埋在心里,这孩子从小就看不透,也就止水懂他了。”
夫妻对视后一笑,小孩子自有他们的福。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拜托了鼬。”止水笑着对鼬说。
“我明白了,如果止水希望我这样做的话。”鼬回了个笑容,然后以上课的理由迅速地回了班级。
止水看着那个身影,心里默默道歉,为了得到他,只能先让他“吃苦”了。

鼬浑浑噩噩的上了接下来的课,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
他答应了……
他答应了止水……
要帮他撮和他和佐藤小姐……

止水认真的听着鼬说的攻略,然后记下笔记。
【摩天轮……】
【旋转木马……】
……

止水好奇鼬是怎么知道这么少女的事情的,但他知道只要是他拜托的事,鼬都会想尽一切办法办好。
这才是鼬啊。
优秀的鼬。

鼬看着那个红色的小容纳间渐渐升到最高处,然后再下降。
他的心却不似摩天轮一样,而是直接降入谷底。

鼬悄悄的跟着送佐藤回家的止水,就在佐藤上楼后,止水转身,其实早就发现了他,无奈的笑了笑,“还要躲多久呢?”
鼬从暗影里走出来,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我只是……”
“没关系,不要介意。”止水走上前,“我送你回家。”

一路上无言,安静的使鼬有些害怕。
他怕止水生气。虽然止水从没对他发过脾气,一直对他都是笑盈盈的。
鼬正打算找个话题,却被突然窜出来的几个混混打断。
几个混混连吭都不吭就直接拿刀捅,鼬虽说和止水练了几年身手,但终究没有实战经验,很快就处于下风。止水上前一个飞踢将一人踹到墙边,那人竟也晕过去了。
止水解决完这群小混混后,赶忙去看鼬有没有受伤。
在得到鼬的否定后,这才放下心来。
“对不起,止水……”鼬在看到原先被止水踹昏的小混混竟拿起刀冲向止水后,身体先一步大脑行动,硬生生的接受了那一刀。
“鼬!”止水一手扶住鼬,另一手掐住那人的脖子将他甩到一边的垃圾堆里,那人竟也没反应了。
“止水……”鼬感觉腹部的疼痛几乎要夺去他所有的意识,止水的脸也有清晰变模糊。
他快死了么……
“鼬!鼬——!鼬你坚持一下。”止水将鼬打横抱起跑向记忆中的医院位置,“鼬,我们去医院,你坚持一下。”
止水的声音有着鼬从未听过的颤音,他心里嘲讽的一笑,自己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可以使止水担心啊……
“止水……”鼬想说话却被止水打断,“不要说话,鼬,先不要说,你……”
“不,我要说,我怕我……”止水的脸在一瞬间变得清晰,鼬满足的笑笑,“我对于止水,一直有着另一种情感……”
“止水……我喜欢你……”声音越来越弱,“我知道我会给你带来困扰……我知道佐藤小姐很喜欢你,也、也很适合你……但我……还是……”
喜欢你……
“鼬!鼬,我们到医院了,鼬!”止水感觉怀里的人越来越虚弱,手也无力的垂下。止水只能拼命跑向医院的急救中心,直到看到鼬被推进手术室,他才无力的靠着墙滑下。
身上沾着鼬的血刺痛他的眼,他分不清脸上的是汗还是血,他颤抖着将头埋到手臂间,等着里面的人出来。
他要向他道歉。
他不应该逗他,让他为他伤神,他应该直接告白的。
“鼬……”

佐助看着病床上将嘴巴塞满丸子的鼬,无语的内心吐槽……
你真的是伤者么?
止水却不顾佐助的白眼,仍然将一串串丸子放在鼬的面前。
鼬只是瞥了他一眼,继续吃着。

好你个止水!

鼬这么生气,当然是有原因的。

止水一直想弄清鼬对自己的感情,但无奈于自己的哥哥身份不敢开口。父母看出自己的心声,便打电话给富岳夫妻,希望他们帮忙。
于是便有了佐藤小姐这一出。

止水终于看出了鼬的心意,只是却是在鼬受伤之时。
而且鼬还被佐藤小姐刺激的不轻……

“……”
止水知道,他要有一段时间来哄他的鼬了。
鼬绷着个脸,但眼里却满是开心,依旧吃着丸子。
“美琴啊,他们到底怎么样啊?鼬,还生我们家止水的气么?”止水妈看着从病房出来的美琴有些心虚,毕竟这个馊主意有她的参与。
“没事啦,他们啊,”美琴扭头看看病房,“恩爱的很。”




“所以,您要不要来棵紫色风信子?很美哦。”鼬笑眯眯的问道。

紫色风信子:悲伤忧郁的爱。

得到我的爱,你一定开心幸福。







————————————————————————


老规矩,我要絮叨一会

嗯,写着写着突然发现我把止水的老师身份忘了🤧🤧🤧
年纪大了,记性不好😑😑依旧ooc严重😔😔
但是我就是喜欢我的cp先虐后甜😘
希望这个冷门但是充满爱的cp依旧甜甜美美的😘
给俺个评论呗,别光看的说🤧
小红心也可以❤️
安慰一下受伤的鼬🍡🍡🍡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