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啾大人

“肥啾大人”就是“肥啾大人”,拒绝叫我“肥大”🙃

莫失

莫失

0.

一辆黑色保时捷停在了酒店门口,一群人下车瞬间吸引了众多目光。只见人各个英姿飒爽风流倜傥,女孩子见了恨不得上去要个签名求拍照。
此时,一对年老的夫妻走出了酒店大门,看见这一群人便笑了起来,“哎呀哎呀,你们就是小顺的战友吧。”
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连忙邀请他们进入,“你们先上去,小顺在二楼呢,一直念叨着要见你们。”
“好的,谢谢阿姨。”徐宏笑道,点点头。
领着一群人刚上二楼,便看到了在门口绷着脸的顾顺。
看到自己曾经的队友,顾顺这才有了笑意,“来了。”
“是啊,你的婚礼,肯定要来啊。”徐宏笑笑,侧身将身后的队友也拉过来,“快点快点。”
挽住徐宏胳膊的女孩笑笑,头靠着徐宏的肩膀。
“嗨,”佟莉露出个脑袋,身后的陆琛也站了出来,单手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罗星。
“好久不见。”顾顺看着昔日的队友,似乎之前的光景也出现在眼前,连那人也一样。



1.

撤侨行动后,蛟龙小队两死两伤,剩余四人体内多多少少都有辐射,特别是队长杨锐,体内就像揣着一个定时炸弹。

刚刚拿着化验单出来的李懂望着窗外的天空,对未来的生活有些迷茫。
他不知道他们是否还有资格继续待在蛟龙,特别是他和队长的身体状况已经有些危险了。

“想什么呢?”身后传来熟悉慵懒的声音,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啊,”李懂转身,笑着看顾顺,“没有。”背在身后的手将化验报告攥紧,连报告单上的“重度辐射”也变得皱皱巴巴的。
“我没什么大事,你看。”顾顺说着把他的化验单拿了出来,上面写着“轻度辐射”的字样。
“那就好。”李懂点点头,又将头扭回看窗外。
顾顺注意到了李懂的不对劲,凑上前将那人挤在自己与窗口的小空间里。李懂一扭头便碰上已经放大的脸,“你、你……干嘛?”
“……”顾顺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儿,李懂差点以为顾顺看出什么时,才开口,“没啥,走吧,看看队长去。”



2.

杨锐是辐射最为严重的一个,任务刚刚结束后他们就进行了张天德和庄羽的海葬。悲痛之下,杨锐竟直接昏倒被送到了医院的ICU。
吓的上级连忙吩咐没好彻底不要出院,好好接受治疗,其余人员也都送医院检查。
不检查还好,这一检查竟检查出一堆事。

“我没事——徐、徐……宏……”杨锐带着氧气罩,费力的安慰守他守了好几夜的徐宏。
在徐宏的印象里,他的队长,还真没这样虚弱过。
“好好休息。”徐宏忍不住轻声嘱托。
“嗯……”杨锐从喉咙里发出的声音让徐宏从未有过的担忧,不详的预感直击大脑。
“徐宏……”杨锐闭上的眼睛又睁开,打着点滴的手费劲的想要抓住徐宏的手,徐宏也配合着伸过去。
“小惠……照顾……别告诉她……”
“队长!”徐宏挣脱他的手,到这个时候了,他以为杨锐会明白他的心意,怎么还!
“徐宏……”
“队长,你知道的,我——”
“徐宏……”杨锐在徐宏的注视下第一次有了泪光,“拜托……算我……”
求你。
求你照顾她。
“好。”
杨锐闷闷地笑笑,氧气罩出现一层水雾,疲惫的眼睛一点一点闭上。

休息一会吧,
一会就好。



3.

佟莉坐在医院花园的椅子上,盯着对面的一对小情侣。
女孩子坐在轮椅上,不停地看着给她送花的男孩。
女孩很高兴的笑着,摆弄着手里的花。男孩一屁股坐在地上,就那样看着女孩,带着宠溺。
那个眼神,佟莉之前见过。

是张天德。
她受伤时,他给她糖的表情。
她高兴时,他给她糖的表情。
他临死前,她给他糖,他看她的表情。

以前她不懂,现在懂了,那人却再也没有了。

佟莉俯身双手掩面,慢慢呼吸想要平复心情。等心情平复时,才发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

“……”佟莉看着他无言,最后一个拳头打他脑门上,“陆琛你要吓死我啊!”
“我这不是担心你嘛。”陆琛手捂住头,语气极其委屈但还是嬉皮笑脸的。说着便凑过去,做到了佟莉旁边。

再次沉默,佟莉不知道说什么,反倒是陆琛先说话,“小羽他……”
敏锐的特战队员此时倒可以从陆琛颤抖的声音中听出来他此时的内在心情。
心疼吧。
就跟她一样。
“我好想他,”陆琛低头,“我真的好想他。”
佟莉眼睛发酸,仰头不让泪水流下,深呼吸后才缓缓开口,“我也是。”

好想。



4.

顾顺烦躁的从洗漱室出来,他刚刚接了一通电话,是家人那里打来的。
强制他请婚假,和栗家的小姐结婚。这个女孩他见都没见过,结什么婚!


气呼呼的刚进门就看到一双瞪大的眼睛。
“你去哪儿了?找你找半天。”李懂再看到他后立刻笑起来。
“嗯,怎么了?”顾顺自己也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变得温柔起来。
“啊,我有话想和你说。”李懂转身来到窗前,示意顾顺也过来。

等顾顺站过来后,李懂反而不知该怎么说了。
看着支支吾吾的李懂,顾顺反而玩心大起。“说,你是不是背着我干什么了?”
“哪有!我……”李懂猛地抬头,便看到了一脸玩味的顾顺,气不打一出来的他直接一脚踢顾顺腿上。
“啊——”

“我……”好不容易安抚下差点炸毛的顾顺,李懂慢慢从兜里掏出一颗糖递给顾顺。
顾顺低头接过看看糖,猛地抬头,两人四目相对。在那一瞬间,两人便都知道了对方的心意。
果然,没有赌错。

顾顺刚想笑却立刻回想到父亲的安排。“懂儿,我爸……”顾顺闭眼不去看他,没有看到李懂眼中渐渐出现的绝望,“我爸给我安排了结婚对象。我对你也是一样的,可我……”
“没关系,”李懂立马回复道,“真的没关系。”

没关系。
反正他也快不行了。
重度辐射,他还能撑多久?

5.

尼日尔于一个月后出现暴乱,蛟龙小队接到上级命令进行救援。
队长还在医院躺着,徐宏这个副队长便成了正队长。佟莉李懂顾顺依旧参与救援,蛟龙二队派四人前来协助完成任务。

战火连天,佟莉在炸了暴民的车后一阵眼花,她有些站不住,幸亏旁边的机枪手新搭档扶住了她才不至于摔倒。
“没事,谢谢。”佟莉闭了闭眼睛,恢复以往的狠劲继续攻击。

徐宏在对面攻击,猛的拉过人质然后大喊,“撤——!”
“收到。”

最高点上的顾顺李懂收拾完东西准备撤离,却仰头看到了一个正在朝这里发射的,“迫击炮——!”

李懂想都没想,便网顾顺身上扑。他身上被炸出了血花,在顾顺眼里简直毁灭般的场景。
“懂,李懂,”顾顺一个翻身将快昏迷的李懂抱在怀里,手想要捂住不断流血的身体却无从下手,只能看着李懂身下的血泊越来越大。
“懂儿,你坚持住,”顾顺的语气变得急促,变得不安,他看着越来越虚弱的李懂完全没有办法。
“顺……”李懂费力的睁开眼睛,失血过多让他眼睛几乎都无法对焦,“顺……好、好好的……”
“你别说话,我们先下去,他们会给你包扎的,没事的没事。”顾顺想扶李懂起来,可李懂早就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反而碰到了伤口更是忍不住痛吟起来,“疼……”
疼,真的好疼啊。

顾顺干脆直接背起李懂,让他的手环住自己的脖子,背着他下去。
“顺……别……”李懂看着顾顺英俊的侧颜,竟渐渐的忘记了浑身的巨痛,“别管我……你、快走……”
“少废话。”顾顺想都不想就打断他,“懂儿,撑着,撑着点。”顾顺找到支撑点,绑上绳子准备下来。“我可是给你发了我婚礼的邀请函,不论怎么样,你小子必须要去。”
李懂眼中再次出现伤痛,他还是忍不住想告诉顾顺,他喜欢他,真的喜欢。
“顺,”李懂感觉力气渐渐丧失,眼前原本清晰的景象也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想忘记他,这个他爱了虽不长却在心里的人,“我喜欢你……”
轻轻的告白响在耳边,顾顺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想回复他“我也喜欢你”,可还没有开口,便感觉环着自己脖子的手渐渐松开,无力的垂下。
满是鲜血的掌心,空空如也。
顾顺身子僵硬了好久,他侧头看着李懂,看着像是睡着了的那人。最后他忍不住浑身颤抖,喉咙里发出颤音,“呜——”手忙脚乱的不知该做什么,却怎么也忘记了擦自己的眼泪。

那一天,李懂死在了顾顺的背上,他向他爱的人诉说了他的心意。

同是那一天,原蛟龙小队队长杨锐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部队总院ICU病房,去世。



6.

“欢迎各位参加顾顺先生与栗洁茹女士的婚礼,我们……”顾顺猛的回神,才想起距离那一天已经一年了。
一年前,队长杨锐走了。
同是那一天,自己爱的人,也走了。
半年前,徐宏队长与杨锐的妹妹杨惠完婚。
一年,原来可以发生这么多事。

“现在,让我们有请新郎官,顾顺——出场——”
顾顺重新扯出笑容,小跑着上台。只是他自己没有注意,他脸上那未擦干的泪痕,在灯光的照耀下,异常闪亮。



7.

“你说,顾顺忘掉李懂没?”陆琛侧耳与佟莉交谈。
“难。”佟莉回,“你和庄羽,我和张天德,徐宏和……”佟莉顿了顿,不知该怎么说下去。

杨锐,是他们的心伤。任务出发前还特地说要等他们回来,可没想到还没从李懂牺牲的噩耗中反应过来就接到医院的电话,“没了。”
杨锐葬礼时,徐宏没掉一滴泪。可是在回去之后,都听到了来自队长房间,那响彻一夜的哭声。

“怎么可能不伤心啊?”
怎么可能?



8.

如何遇见不要紧,要紧的是,如何告别。

莫失,莫忘。



——————————————————————

1.ooc严重,慎🌚
2.微虐,慎🌚
3.没仔细检查,欢迎捉虫🌚
4.求小红心、贴心评论啊😫😫😫
5.微虐放后面是不是不太厚道🌚🌚
6.顶锅盖逃走😑

评论(38)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