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naw

我没有梗了,该肿么写下去……

牵丝戏 【启副 虐】



Chapter 3

       因为没有及时得到止血止痛处理伤口,回到家后的张日山便发起烧来。
       眩晕一阵一阵袭来,力气也渐渐的丧失,越来越难受,胃翻滚着,想吐却又吐不出。
       迈着虚浮的脚步,一点点挪到佛爷办公的地方。敲敲门进去,想向佛爷请个假。
       “佛爷……属下……感觉不舒服……可否……”声音也失去了平日里的活泼。
       “去吧去吧!”话被硬生生的打断,一脸的不耐烦。无视了张日山满脸的失落,也忽略了心脏深处那一瞬间的刺痛。
       张副官转身出去,伤口也没有处理,再加上发烧,似乎失去了所有力气,靠着墙壁便开始喘起气来。费力的一点一点挪回房间里,锁上门,蹲坐在门旁,眼前渐渐暗了下来。挣扎着站起来,可还没走一步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醒来是在地上,已经是第二天了,天刚刚放亮。头昏昏沉沉的,看来发烧应该加重了。因为前一天没有饮食,所以胃部火辣辣的疼,就又躺在地上缓了半天。
       休息了一会儿,终于感觉好些了,便起身来到佛爷卧室门前,犹豫的要不要叫佛爷起床。这一幕却被管家看到了,管家连忙上楼,似乎有话要说,却也意料之中的说出了一个让张副官快要崩溃的消息。
      “佛爷与夫人昨日应陆建勋长官的邀请,到陆府一聚。可是这都过了一夜了,他们还没有回来了啊!”
张日山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转身下楼叫了一个亲兵,让他去叫更多的亲兵,自己则开着一辆车向陆府。
       心里越来越不安,伸着头看还有多久。
    【佛爷,千万不要出事啊。】


Chapter 4

       

        终于到了陆府,二话不说便闯了进去,刚到屋子门口,便看到张启山搂着昏迷的尹新月靠着里墙站。

        陆建勋对于张日山的到来并不吃惊,反而是在意料之中,玩味的说着,“张副官,来了。”笑了笑,继续说,“你不是最爱你的佛爷了么?今天,我帮你,怎么样?让你与你最爱的张大佛爷张启山,从此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如何?”在那一瞬间,张日山真的犹豫了。

        “佛爷……”

        “陆建勋!”张启山暴怒的吼声成功的使张日山回过神来。

        正当张日山打算冲过去救佛爷的时候,自己就被身后的力量牵制住了。扭头,震惊的出声:“陈皮?”

        陈皮痞痞的一笑,说到:“张日山,很抱歉,今天,张启山必须死。”张日山明白陈皮是因为二爷夫人的药而恨起张启山的,可他真的无法看着张启山死。

        他的挚爱啊……

        陆建勋得意的笑笑,看向张启山,可他的笑并没有持续多久。身后枪声猛起,扭头便发现张家亲兵不知何时早已破门而入,将院子里的兵在一瞬间被打完了。一群亲兵堵在门口,枪口直指陆建勋。

        陆建勋突然拿出一把手枪,而墙边突然出来一个陆府的兵,趁张启山防备松懈,强行撸走了张启山怀里的尹新月。那个兵刚跑起来没多久,便被一个张家亲兵打死了。

      【只剩佛爷了……佛爷没事,就真的没事了。】张日山心里想到。

        张日山刚松了口气,便听到了枪的上子弹声。对陆建勋大吼,“陆建勋!你若敢伤佛爷一毫,我张日山定不放过你!”

       陆建勋不懈的一笑,对着张启山说道,“张启山,如果从娶张日山和喝毒药选一个,你选哪个?”

       张启山闭上眼睛,不肯说话。沉默,沿没开来……

     【其实答案,我早已想到了,只是你的默认,让我的心,终是碎了……】

       张日山心里明白……

       什么都明白......

       “哼!”陆建勋扣动扳机的那一瞬间,张日山原本虚弱的身体不知哪里来的力量,支撑着他,挣扎着甩开陈皮,跑向张启山。

        “佛爷!”

        而就在陆建勋扣动扳机的时刻,身后的张家亲兵朝陆建勋开了枪,一枪毙命。

       预料的疼痛没有到来,睁眼便看到的一个向自己倒来的身影,条件反射的接过,却愣是呆呆的看着怀里的人,还有那不受控制疯狂往外涌的血。

       日山......

        “佛爷……”怀里人虚弱的笑笑,说一句话,却耗费了很多力气。开口想要继续安慰他,却感到了力不从心。

       因为疼痛,而忍不住的剧烈颤抖,再加上发烧体虚,眼前模糊起来。

        张启山颤抖的用手捂上怀里人的伤口,想要止住血液,却只能看着越来越多的血透过手向外涌出。不甘心的使劲捂住,去还是眼睁睁的看着血往外流。

        好多的血,刺眼的血让张启山眼睛发酸,心里更是慌了起来……

        “唔……嗯……”闭上眼睛,止不住的颤抖,试图控制自己不要把呻吟发出声,血却还从嘴中吐出。眉头紧皱,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好疼……

        好累……

        感觉到了怀里人的高温,想到了他曾经的伤,左胸口处的隐隐作痛,终于变为猛疼,疼的他也快喘不过气。

        知道他的疲倦,知道他很累,却不想他睡……

        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吧……

        终于明白了他的爱,终于愿意接受他的心意。

        “别睡……副官……别睡……我娶你,好不好?日山,等我们回家,我就娶你,好不好?我们永远在一起,坚持住,好不好?”回应他的,是怀里人虚弱的一笑,接着是摇头。

        不要为了安慰我,而将就您自己……

       “佛爷……”手颤抖的拂上张启山的脸,眼中有着留恋,不舍,还有那一点点的绝望。那神情,正一点点的撕扯着张启山的心,变的破碎不堪,变得狼狈至极。

        眼前英俊的脸越来越模糊,真的不舍得离开啊…… 

        佛爷……

        耳畔是佛爷的呼唤声,唤着自己的名字,让自己不要走。

       "日山……别睡……听话……我们回家,乖……别睡……"

        "...对...不起......佛......"

        好累......

        眼睛一点一点闭上,真的没有力气了……手滑落,怀里人走了,带着那浓浓的爱意和不舍离开了……

        张启山感觉怀里人的温度在渐渐下降,却依旧死撑着不肯落泪。

        他的日山还没有说完啊......

        快叫他"佛爷"啊......

        但他却又知道他走了。

        真的走了。

        不给他补偿的机会,走了。

        深吸一口气,抱起张副官,向门口走去,却被陈皮叫住。陈皮的话,终于成功的使张启山的眼泪流了下来。

        “张启山,本来张日山是可以活的,都是因为你。他为了你都不要命了,你还是不肯爱他么?”

        “我其实……早就爱上他了……”在我不知不觉间,就爱上你了,日山……

        张启山的话使得身后的陈皮哈哈大笑起来,衬着整个院子里的鲜血,却又显得格外凄凉。




评论(1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