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naw

我没有梗了,该肿么写下去……

看不见的风景【启副 微虐 甜 HE】

看不见的风景

Chapter 1

“副官,在这里等着,保护好八爷。”张启山吩咐着,向他们刚刚发现的神秘的门走去。
“愣着干嘛?去保护佛爷啊!”齐铁嘴对副官说道。
副官愣了愣,转身就向佛爷跑去。这会儿子齐铁嘴也不怕了,站在外面就拿手电筒向里照去,却不想惊动了洞穴深处的尸蛾。受到惊吓的尸蛾飞散开来,疯狂的攻击者入侵者。张启山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对着副官喊了一声,“副官!”副官直接掏出一把小刀向张启山丢过去,接过副官丢过来的小刀,开始挥舞着,试图开出一个安全区域。
而一旁没有小刀的副官则不停的用手驱赶着那些尸蛾,却不想一不注意,一只尸蛾竟落在副官的手上,咬了一口。猛的一颤,眼前黑了黑,手电筒掉落。
“副官!” 被呼喊声喊醒,眼前景象恢复,跑向佛爷,两人迅速跑出。八爷则将门关上,只住了那些尸蛾。
“佛……”齐铁嘴转身还没说完,就看到张启山倒在地上,眼睛紧闭,身体还不断抽搐着。张日山想都没想,背起佛爷就向外走,身后的齐铁嘴赶忙跟上。
却不想刚刚出去,日本人就出现,张日山队八爷说了句保护好佛爷,就故意暴露引开日本人。齐铁嘴将佛爷安置在一辆木车上扭头示意张副官已经好了。
张副官撤退跑向张启山,和齐铁嘴拉着张启山躺着的木车就跑,终于甩掉了那子弹雨。
二话不说直接去了二爷家,张日山看着二爷在给张启山抽离那些恶心的毛发而疼的浑身抽搐的时候,感觉心脏似被人蹂躏挤压一样。心疼,却又要摁住佛爷,为了佛爷的命。
佛爷体内的毛发终于清空了,便让他在红府多休息几日,养好身体。
张启山睡了两天。
在这两天里,张日山水油未进,一直守着张启山。二爷八爷,甚至九爷来劝也未果。不肯离开,只想呆在佛爷身边。
终于佛爷醒了,张副官看到便凑上前问着佛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看着副官眼下的黑眼圈,心疼地摇摇头,说到,“我没事。你去休息一下吧,黑眼圈这么重。”刚打算进来的二爷八爷听到了佛爷的声音,连忙进去,询问了一会儿佛爷的身体,接着也劝副官去休息。耐不住劝,张日山起身打算活动一下,却眼前再黑。闭上眼睛摇了摇头,睁眼发现眼前还是黑的,身体晃了晃,被八爷扶住。
再次闭眼狠狠的眨了眨眼,睁开双眼,眼前的事物开始渐渐清晰起来。对焦,便发现佛爷正一脸担心的看着他,笑一笑示意自己无碍,转身离开,留下屋里疑惑的三人。
张启山的伤终于好了,就领着小副官回到了张府。知道这一段时间张副官最辛苦,便让他早些上楼休息。张副官点点头,刚回房间就靠着门坐下,眼前竟又开始发黑。
这一段时间里,眼前看不见东西的次数越来越多,持续的时间也越来越长。索性闭上眼睛不去想那么多,反正一会也会好。
可是当他再睁眼时,眼前竟还是一片黑。
张日山慌了。
他真的……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时,门外响起了自己最想依赖的声音,“副官,我进去了。”
是佛爷!
本是开心着的,却突然想到如果佛爷知道自己看不见,会不会,将自己赶走?就算佛爷不赶自己走,恐怕自己也无脸面在张府呆了……
难过的起身,给佛爷开门,打算辞职。
张启山在门外站了一会,突然心里有些不安。
是出了什么事么?
当门一开,张启山就有点想骂自己乌鸦嘴。眼前人的眼睛毫无焦距,空洞着,脸色苍白,惊慌的神情尽管一直在努力掩藏,却还是被佛爷捕捉到了。
抬手摸上他的眼,问道,“眼睛怎么回事?”
张日山任由他摸着,回道,“属下……不知……佛爷,属下如今已成废人,怕是不能再伴佛爷左右了。佛爷,让属下走吧……属下,是担任不了副官一职了。”
听着那话,心头莫名窜起一股怒火,手钳住那人的下巴,问道,“怎么,就这么不想呆在我身边么?”
尽管生气,更多的却是心疼。
傻瓜,谁让你走了。
一听佛爷的语气,立马退让,“佛爷,属下不想离开……只是如今,属下俨然已是废人了……不配留在佛爷身……”话还没说完,唇就被堵上。
不是不知道副官对自己的心意。
他都知道。
他平日看自己的眼神,平时的顺从,就连照顾他也是带病照顾。
逗弄怀里的小人一会,感觉他快喘不过气了,才放开他。额头抵着他的,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副官的脸上。看着怀里人渐渐变红的脸,开口道,“张日山,我要你。”
我要你。
我要你陪我身边。
我要你做我的人。
简短霸道的一句话,成功让张日山笑出声来。知道佛爷吻了自己,就是也爱着自己的,便回道,“是,佛爷。”
从那天起,副官就住进了佛爷的房间,说是为了方便。


看不见的风景,由我来替你看,由我来替你守候。





Chapter 2

“什么?佛爷,那样太危险了,请佛爷不要这么做。”卧室里,张副官一改刚才窝在张启山怀里的姿势,坐直身体,拽住佛爷的手,焦急的说到。
“没关系的,有二爷在,你就尽管放心。”张启山安抚着原本安顺的小狐狸,小家伙突然离开自己的怀抱让自己略感不爽。
“可是佛爷,您还是让八爷也跟着吧。八爷平时虽不靠谱,但也是可以帮忙的。多一个人,也是好的啊。或者,让属下也去。”
“不行,你不方便!”张启山回得有点急躁,却看到了怀里人失落的神情。
“佛爷……自从属下变成这样,属下就一直觉得自己在拖佛爷后腿……如今,更是因为属下,八爷要留下照顾自己,属下更是不能陪伴佛爷……佛爷,让八爷去吧……属下好安心啊……”抬起头,神情落寞地说道。
张启山看着那原本神采现如今却无比空洞的眼睛,知道刚才自己那句【不方便】在无意间伤了他的心。
叹了一口气,将他搂紧,说道,“傻瓜……老八留下照顾你,我也好放心啊……”说着亲了一口怀里人的额头,“日山,你对我很重要,有老八在,我才能无忧调查。你放心,我定好好照顾自己。”俯下身,去亲吻怀里人的唇。
“唔……”张日山闭上眼,乖乖的任由张启山吻着。张启山撬开怀里人的牙关,将舌探入口腔,挑逗着那羞涩的小舌,不时的吸吮下舌尖,逗弄的怀里人一直颤抖。
放开他,满意的看着怀里人绯红的脸。继续俯下身,啃咬着小狐狸的唇瓣。
“嗯……”侧过头,将头埋到张启山的怀里。手攥紧那人的衣衫,过了一会儿挣扎摸索着凑到张启山耳边,“佛爷,要小心……还有……不要受伤,要好好的……”
终于说顺了小狐狸,将头抵着他的额头,轻轻回道,“嗯,好,我会的。”
两怀里的人放到床上,躺平,自己也躺上去。将自己最爱的人搂入怀中,在耳边哄道,“睡吧……”闷闷的回了一声【嗯】,将手环上张启山的腰,蹭了蹭就睡了过去。
张启山看着怀里睡着的人,用手抚上他的脸,静静地看着。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伸手将灯关上,搂着小狐狸就睡了过去。
第二日,张启山很早就醒了,看着怀里的人还在睡,宠溺的一笑,在那人的额头上印了个早安吻。
“唔……”哼了一下,睫毛动了动,接着眼睛就睁开了。
一如既往的黑暗。
一如既往的空洞。
张启山心疼的吻了吻怀里人的眼,鼻息喷到额头上,痒的小人儿直笑。
“佛爷……”抬头撒娇的也要亲张启山,小狐狸难得的一面让张启山笑出声,微微低头让他亲。
满意的亲了亲,达到目的就开始为张启山穿衣,等两人穿得差不多了,张启山就抱起张日山下床。
因为是去调查,所以穿的衣服不是平日的军装,自然没有那么的繁琐。看着眼前人熟练的为自己记着领带,双手一揽将他揽入怀中,凑到耳朵边说,“系得这么熟练啊?”怀里人一笑,骄傲的扬了扬眉,说道,“经常为佛爷系,就算看不见也不会生疏忘掉。”看着小狐狸在笑,便也跟着笑起来,俯身亲吻小狐狸的脸颊。脸红的想要推开,谁知张大佛爷竟一手抬起他的脸,对上那唇就吻了起来。
“唔……嗯……”突然被吻,竟有点反应不过来,也忘记推开,闭上眼享受起来。
突然的敲门声使得屋里的二人停了下来,张启山低头看着连耳朵尖都是红的小狐狸,笑一笑,对外说道,“怎么了?”
“佛爷,八爷来了。”门外传来管家的声音。
“好,我知道了。”趁着怀里人发愣,迅速低头吻了吻怀里人的唇,换来了小人儿的嗔打,满含笑意的搂着狐狸出门。
皱着眉头扶着怀里人下楼梯,因为看不见,一手抓着张启山,一手握着扶手,小心翼翼的下着。有些心疼,索性直接打横抱起下楼。
将他放到客厅的沙发上,自己也坐下,搂着张日山,侧过头去吻他的脸。
尽管坐在对面却一直被无视的八爷表示很生气,于是就狂翻白眼。
张启山当然没错过,于是就幽幽的回了一句,“老八,再翻就翻不过来了。”
诶呦呵!张大佛爷居然会开玩笑了!太阳打南边出来的吧!
老八满脸黑线的腹诽着……
过了一会,二月红也到了,四人去餐厅吃了点早点,张启山和二月红便准备出发了。
张日山当然还是不放心,一直担忧的皱着眉头。
看出他的担心,俯身将头埋到他的颈窝里,说着,“别担心,没问题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换来怀里人的一笑才缓缓放开他。
“走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张日山点点头。
张启山转身就和二月红向外走去,上车离开。
齐铁嘴看着虽然车子早开走了但仍然不舍得离开的张日山,叹了口气,说道,“放心吧,有二爷在,没事的。”
身旁的人满脸落寞的点了点头,被扶着进到客厅,坐到沙发上。
【佛爷,一定要没事啊……】
张启山愣了愣,好像听到张日山的声音了。
错觉么?
却还是满含笑意的在心里默默回了一句,
【放心吧,我会的。】


为了你,我定会拼尽全力让自己平安。
不为别的,只因为你。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