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啾大人

“肥啾大人”就是“肥啾大人”,拒绝叫我“肥大”🙃

寒衣调 【启副 虐 Be ooc 】

                 寒衣调 【启副 虐 BE】


前提:

        本文与原著不符,两个世界。

        张日山与张启山一样,是一个有灵力的人,他可以自由操纵输入灵力,只是他们的灵力属性不同,张启山为阳,张日山为阴性。

        可是一旦灵力全部输出,就会全身疼痛流血身亡。

        张日山很爱张启山,却因为尹新月与佛爷的大婚而生气,被张启山关到地下室,从此恨上了尹新月。

        尹新月大婚没多久,就患上重病,需要阴性灵力才可治愈。

        可是阴性灵力,只有张日山有。

        于是……



         “ 真的只有这个办法了么?”张启山皱着眉头看着床上一直昏迷的人。

        “是的。目前看来,只有这个办法了。”解九爷无奈的叹了口气,怕是,要辛苦某人了。

        “好,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张启山坐在床边,看着那昏迷不醒的人。

        需要灵力,只能看那个人愿不愿意了。

        

        张启山屏退了下人,自己一人下楼,来到地下室。门一开,湿潮的味道让自己轻微的皱了一下眉。看着那被锁链锁着的人慢慢的抬起头,看到自己时愣了愣,“佛爷?您怎么来了?”

        “我要你救她。”毫无温度的回答。

        “救她?我恨她还来不及,我不会救她的。”被锁住的人轻蔑的一笑。

        “我娶你,你愿意救她么?”满意地看到那人因为这句话而抬起头,“此话当真?”

        “当然。你救她的第二天,我们就举行婚礼。”

        “我还有一个要求,今晚,陪我。”

        “好,只要你肯救她。”


        搂着张日山来到房间,看着床上的那人,“你先看看她再说。”

        “好。”

        走上前,用灵力检查了一下她的身体。

        要救她,只能用……

        “灵力?”不自觉的说出声。

        “只有你可以救她。”

        原来如此……怪不得,要自己来救。

        “好,但我只可给她3个月的寿命,这是极限。”

       对上那人严肃的眼光,陷入思考,只有3个月么?

      “好。”3个月就3个月,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月光照入房间,使得张日山本就白的肌肤更显现出一种病态白。 

        “佛爷,假如,尹……夫人3个月后离世,那您会怎么办?”

        “我会跟她一起。”回答得如此坚定。

        张日山抖了抖,侧过身埋入张启山的怀中,尽管感觉到了张启山的僵硬,知道他厌恶自己,却还是不愿意离开。

      【就让我,再感受一次温暖……最后一次……】


        第二日,真如张日山所说,一来到房间就开始输送灵气给尹新月。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好久了,灵气却还在输送。张启山感觉有点不对劲,【时间太长了。】起身向那人走去。

        在感觉到后方有脚步声之后,张日山停止了输送灵气。扭头对张启山笑了笑,“好了,佛爷。”笑容却还没持续多久,来自后背猛然之间的钝痛使得张日山身体摇晃,却被身后的力量支撑。

        “你来看看。”张启山对站在门口的解九爷说到,自己便将张日山打横抱起送回房中。

        疼痛越来越明显,不想让张启山担心,不想再束缚他。

        用最后一点灵气来阻止鲜血的涌出。

        放回床上,让张日山躺卧在自己的怀里,看着他本就苍白的脸色越来越白,虚汗一直往下流。

        唯一不变的,还是那双眼睛。带着迷恋,带着不舍的看着张启山。可是过了一会,那双眼睛就渐渐染上了疲惫,身子也在慢慢变软,原本握着张启山胳膊的手也在一点点松开。

        感觉到怀里人的变化,猛的搂紧,说道,“婚礼我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明天。今天下午,管家就会通知二爷八爷他们……”

        还没说完,就被怀里人的摇头打断,“不、不用了……佛爷……婚礼……不用举行……”对着张启山一笑,接着说道,“不用……娶我的……”

        “你确定?”张启山有点不相信,明明他……

       “真的…“无力地笑笑,又费力的开口,”佛爷…去看看夫人吧……刚接受灵力,会、会不舒服的……去陪陪夫人吧……”眼睛一点一点闭上,又强撑着睁开。努力的扯开嘴角想要笑出来,可是疲倦感一阵胜过一阵猛烈的袭来,力气逐渐丧失。

        “你没关系么?”张启山感觉越来越不对劲。

         “嗯……属下、只是……只是有点乏了……无大碍的……”试图给自己最爱的人一个微笑,却在下一秒因为强烈的疼痛而皱了皱眉。‘’没有关系的……佛爷……您、去看看夫人吧……”

       张启山点点头,“好,那你好好休息。”缓缓将怀里人放下,为他掖好被子,起身离开。

        

        终于在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张日山闭上眼,体内勉强存住的灵力因为止血而耗尽。

        没有了灵力,鲜血便不受控制的往外涌。红色的液体慢慢的将床单也染色,“唔……”喉腔内的铁锈味使得张日山紧皱眉头,撑着身子用手捂着嘴,趴在床边咳嗽起来。瘦弱的身子不住的颤抖,越来越多的血从唇中咳出,血从指缝往外流,滴到早就染了血的床单上。

        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全身拆裂般的疼使得张日山早就没了力气,直接侧倒在床上。期盼的看向门口,希望心中爱恋的人会在此时出现,却又嘲笑自己的奢望。

        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猛得浑身一抖,忍不住呻吟出声,眼前越来越黑。疲惫的双眼渐渐闭上,却还是忍不住将心心念的人叫出声,“佛爷……”


        张启山刚进到自己的卧室,就看到解老九皱着眉头的样子,问道,“怎么了?”

        解老九看了看佛爷,说道,“佛爷,大嫂没事了。”

        张启山挑了挑眉,“没事了,你这副表情该怎么解释?”

        解老九盯着尹新月看了好久,说道,“大嫂体内的灵力,足够再为她续命五十年的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启山打断,“五十年?张日山说最多三个月。”  

       解老九低下头,“对,因为张副官把所有的灵力……都给了大嫂……张副官现在,怕是……”

        张启山瞪大眼睛,身子僵硬起来,“所有灵力?”

        丧失所有的灵力,是会……

      【死的。】


        张启山转身冲出房间,来到那人的卧室。刚开门就看到带着唇边的鲜血的那人侧卧在床上,苍白的几乎透明的脸充满着疲倦,往日经常映着自己脸的双眼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到来而睁开,更没有那充满着爱恋的呼唤。

        “日山……”

        张启山颤抖地走过去,将那早已失去温度的人儿搂在怀里,却被鲜血染湿了自己的衣衫。

        侧头吻了吻怀里人的额头,轻轻摇晃他的身子,声音沙哑的说着,“日山……醒过来啊……我不走了,好不好?明天,是我们的婚礼啊……别睡……我娶你啊……”

        颤抖着用手拂去那人唇边的血,却将那本就苍白的脸上弄的血红一片。

        “日山……别睡了……我在这里啊……你看看我……”

        仿佛是真的累了,无论张启山怎么叫,也没有唤醒他怀里的人。

      【婚礼……不用举行了……】

      【去……陪陪夫人吧……】

        才明白这两句话的意思,是因为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的离开而内疚么?

        “对不起……”

        搂紧怀里的人,泪水却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滴到张日山的眼角然后滑落。

        

        到底,是谁在哭呢?

        

后续:

        真的如解九爷所说的,尹新月活到了八十岁,多活了五十年。

        在她七十六岁的时候,张启山张大佛爷去世了。

        在尹新月八十大寿的那天,她走了。

        只是她活了这么久,却依旧有一个迷惑,不是她为何可以多活几十年,而是她不明白,这么多年了,张启山心里一直有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会是谁呢?

        

        

        我知道,如果她死了,那佛爷您也会死。

        所以,就让日山死吧。

        以日山的命,来换取佛爷余生平安。

        日山此生,再无他求。

      【足矣。】

        

        

          

          

评论(3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