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naw

我没有梗了,该肿么写下去……

看不见的风景 【启副 甜 HE】

Chapter 3

张启山走的第二天晚上,整个长沙城突然下起了大雨,因雨势之大,造成了矿山外的泥沙下流。
张启山在发现大量的泥沙下流之时,扭头刚想提醒注意安全,余光却看到二月红正背对山坡,而头顶的流沙正向他扑去。直接冲过去,用力将二月红推开,接着就感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压下,眼前一黑,顿时就失了意识。
“佛爷——!”
“轰——”
“佛爷!佛爷?佛爷……”张日山被雷声惊醒,猛的坐起,大口大口喘着气,眼前黑乎乎的一片,让他更加感觉不安。
在梦中,他梦见……
他梦见佛爷满身是血的向自己走过来。【日山……】他一下一下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挣扎着向自己走过来。他真的很想跑到佛爷身边,搀扶着他,可是自己的腿如灌了铅一样,怎么也挪不动。许是累了,张启山摔倒在地,张了张口,那声呼唤终是没叫出来。
坐在床上的张日山浑身颤抖的缩了缩脖子,那个梦境太过真实,他真的有点怕了。
失魂的重新躺下,缩起身子,安慰自己佛爷福大命大,却还是不安心。
“轰——”
“嗯……”突然的雷鸣使得张日山被吓了一跳,接着太阳穴就猛的疼了起来。
“佛爷……千万不要出事啊……”
强迫自己忍着头痛睡下,自己还要在佛爷回来的时候下楼接他呢,自己要等着佛爷。
不断劝着自己的张日山终是在倦意一波一波袭来之时进入睡眠之中。

“佛爷……佛爷……佛爷……醒醒啊、佛爷……佛爷!”在黑暗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叫着自己,那声音由虚无缥缈渐渐变的清晰起来。
睁开眼,就看到了二月红放大的脸。
“佛爷,你醒了。”
“嗯……”刚想起身,后背以及左臂上的疼痛使得张启山皱了皱眉,被扶着做了起来,靠到墙上。环视了一下四周,才发现自己原来在一个普通民房里。
“佛爷,以后切不可再为红某而做此等危险之举啊。”二月红一脸严肃的对着张启山,不禁回想起刚刚那危险的瞬间。幸亏反应快,在沙流停下的时候就赶紧和亲兵一起将埋在泥沙底下的佛爷给挖出来,然后才在附近找到了这家民房。
幸而佛爷无恙。
张启山看了看二月红,看似不像受伤的样子,这才松了口气。只是自己这伤,怕也是无法再继续调查了。
罢了罢了,回家吧……
自己是真的放不下家里的那个小人儿啊……

“……”齐铁嘴彻底无语了……小副官坐在自己对面,托着个腮帮子,眼神空洞的望向前方,眼底担忧尽显出来。
这都一天了!
齐铁嘴终是无奈的叹口气,“张副官,到底什么事让你这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发生什么事了?”
张日山在听到齐铁嘴的话之后,浑身慢慢僵硬起来,愣是好久之后,就在齐铁嘴以为张日山没听见自己说的时候,才缓缓开口, “八爷……我梦见……佛爷出事了……佛爷他很不好……”
“啊?你小子,不会跟佛爷产生感应了吧?”
“……”如果是全身是血的话,他到希望这不是感应。
“佛爷……”垂下眼,满脸的失落。
“哎呀,小副官啊,佛爷会没事的,佛爷他……”齐铁嘴话还没说完,大门口就传开了二月红的声音。
“八爷!副官!”二月红扶着一脸惨白的张启山进了家门。
“佛爷?”张日山猛的站起来,沿着桌沿向门口走去,齐铁嘴见状赶紧跑过去扶着副官。张启山看着靠扶才勉强来到自己面前的张日山,心里不禁一抽,心疼的伸手想将眼前人搂入怀中,可是刚一抬胳膊,伤口处就传来疼痛。忍着疼痛将那人儿搂紧,亲了亲怀里人的额头。
刚被佛爷搂入怀中,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抬头,“佛爷,您受伤了么?”双手摸索着想要确定自己的判断,结果刚碰上一片湿濡的衣衫,就感觉到了张启山猛的一僵。
瞪大眼睛,话语间充满了焦急,“佛爷、佛爷您受伤了?”
“我没事,一点小伤。”
“哪一点小伤?你衣服都快染红了,你还没……”齐铁嘴听到“一点小伤”就忍不住张嘴,结果被张启山瞪了瞪,乖乖的闭了嘴。
“张副官,佛爷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是我红某的粗心大意造成的……”
“你我本兄弟,何出此言?无需客气。”张启山扭头对二月红说道,接着转过来蹭到副官耳边说道,“日山,我没事。只是……我好想你。”满意地看到那人儿因为自己的话而脸红。
二月红无奈的叹口气,“先给你处理伤口吧。”
接着四人来到房里,齐铁嘴和二月红为张启山处理伤口,张日山则坐在张启山对面,满脸担忧。
等伤口处理完,张启山便起身坐到张日山旁边,将他揽入怀中。知道他担心,所以要在这个时候给他安慰,告诉他自己很好。
看着相依相偎的两人,齐铁嘴和二月红对视一笑,接着二月红就开口,“那你们先聊着,我和八爷先回去了。”张启山对他们点点头,将怀里人搂得更紧。

“日山,我回来了。”
“嗯,欢迎佛爷回来。”张日山在张启山的脖颈处蹭了蹭,笑着回道。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这次,我定不离不弃,与你生死相依。


Chapter 4

在张启山伤快好的时候,二月红邀请佛爷与八爷一起到红府一聚。
等到张启山二人到的时候,才发现陈皮也在。陈皮一见在张启山怀里的张日山,就忍不住说道,“诶,日山来啦。”接着才对张启山叫了一声【佛爷】以表尊敬。
被扶着坐下,因为在陌生的环境,有些不自在。刚想扭头就被熟悉的味道环绕,接着就被从后面抱着,耳边传来张启山的声音,“乖乖在这里坐着。没事,我在。”回给张启山一个微笑,便安心的坐着。
“日山,你怎么不理我啊?你看不见我么!”本是赌气的一话,却意外的看到张日山的脸白了。
【不是吧……真的……这么准?】陈皮在自家师傅和张启山的眼神双重压力下,不得不闭嘴,尽管他不怕张启山,但他也说不出话了。
张日山笑了笑,“眼睛……不是很舒服……所以就……”
陈皮点点头,点完才发现对方看不见,这才又说道,“嗯,那你多吃点,补的。”
整顿饭,张启山是一直从头忙到尾,要给身旁的人布菜,又要和二爷八爷他们喝酒。尽管在刚开始的时候喝酒被张日山拉了一下,却因为是聚会所以喝了起来。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起了雨,等到张启山等人吃完饭出来,雨已经略大了。一阵风刮过,雨水顺着风竟向几人飘过。明显感觉到了脸上的湿感,张日山刚想挡在佛爷面前,就被人从前面搂着,雨水也没有再落到自己脸上。
“佛爷,您……”张日山张嘴想说着什么,就被身上突然的一暖打断,接着耳边就传来佛爷的声音,“我没事,你别淋着雨了。”
“佛爷,我不要紧的,我是一名军人,这点雨没关系的。”接着就想拿掉在自己身上的披风,却突然被搂紧了,“听话。”张启山将自己身上的披风给张日山盖上,将他搂紧,省得他再脱掉。站在怀里人的前面,替他挡住不断往里刮的风雨。
终于,车来了,张启山将张日山打横抱起,小跑来到车前,将怀里人放进车里,自己再坐进去,这才跟二爷他们几个道别离开。
终于到家了,扶着小人儿下车,再次将那人抱起,不顾他的惊呼,直接进家。
来到二楼的房间,刚被放下,张日山就扭头对佛爷说,“佛爷,您的伤……”张启山知道他担心,安慰道,“没事,这不算什么。”接着又蹭前,“累不累?”
“我不累,唔——”仰头朝张启山笑笑,嘴唇猛地被堵上。张启山啃咬着怀里人的嘴唇,接着又撬开牙关,将舌头伸进去,与怀里人的小舌纠缠。“嗯……唔……”双手想要推开,又怕碰到伤口,只能无力的搭在肩上。
不舍的放开,搂进怀里人,将下巴搁到怀里人的头上,深呼吸,忍不住想要碰他,却又舍不得他受伤,只能压住自己的欲望,不想伤他。
平复了一下心情,俯身吻了吻怀里人,“先睡一下吧。”
脸红红的点点头,被张启山搂着来到床前,因为眼睛看不见,换上睡衣只能靠张启山。
张启山不得不承认,小副官的皮肤又白又嫩,还很滑……
张启山不得不承认,他……硬了……
给他换好睡衣,自己拿着睡衣到厕所去,深呼吸……深呼吸……好长时间之后,感觉稍稍平复了,换上睡衣出来,就看到坐在床边的人儿。
“怎么还不睡?”走过去俯身吻了吻怀里人的额头。
“佛爷……”站起身,笑一笑,“属下……嗯……”猛地被压倒,耳边传来张启山的声音,“睡吧。”
“嗯。”
调整姿势,给怀里人盖好被子,搂着小人儿准备睡觉。
窗外的雨又大了些,雷声也一阵阵的响起。
张日山想到自己做的那个梦,当时也是雷雨交加,电闪雷鸣。忍不住搂紧张启山的腰,将脑袋蹭到张启山脖颈处。
感觉到怀里人的不安,用手拍了拍后背,开口安慰道,“没事,我在。”
“嗯。”张日山闭上眼,点点头,睡过去。
张启山也因为喝了点酒,有些困,安抚了怀里人一会儿,也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无比安稳,因为,
【有你在。】






————————分割线——————————

我就是喜欢甜的~我就是想让佛爷好好宠爱一下小副官~!
自家媳妇当然要好好的宠溺啊~😍😍😍
这才是佛爷嘛~😘😘
告诉我,甜不甜~?!
虽说ooc了,但是甜了就中了=_=
快夸我快夸我~😄😄😄

评论(8)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