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啾大人

欢迎私信,文章都有后续,没有放,可找我要。

欠【启副 虐BE】 ooc严重!慎入!!

欠【启副 虐 BE】

白雪茫茫之中,两辆马车并排向北而行,行驶过的路线很快被大雪掩埋,同样被掩埋的,还有那从马车后面墙上低落的鲜红。
张启山挨着张日山坐在马车里,他应允张日山,等他们到了东北老家,他张启山就娶他。
刚才张日山拼了命护着她,张启山那颗悬挂的心,终于放下了。
他答应张日山,只要日山肯护着她,他就娶他。

张启山担忧的看着和自己并排而行的另一辆马车,风吹起那辆车的窗布,尹新月的脸露了出来。张启山看到她脸色虽苍白,但估计也没有大碍,这才放心,但还是想过去陪着她。
张日山知道佛爷不想待在他身边,但还是不愿张启山走。不顾张启山的挣扎,执意的将他的手握在手里。
背部的疼痛一点一点清晰起来,一次比一次猛烈,张日山疼的眼前略略发黑,但还是执意握着那冰凉的手。
因为疼痛而冒出的冷汗到让他感觉到凉意,衣物虽说穿的厚,此时却也有了凉意。
背部突感觉的了衣物湿濡感,疼痛也使他感觉到了疲惫,倦意袭来侵蚀着自己的意识。
张日山强撑着不让自己睡,扭过头看张启山的侧颜。
浓浓的爱意以及不舍从那双清澈的眼中出来,张日山就这样看着张启山,直到眼睛发酸,才缓缓的闭上眼睛。
原本用力握住张启山的手竟一点点松开,张启山一惊猛的抽手将张日山的手反握起来,扭头去看他身边何时竟脸色如此苍白的人。
“日山?”
张日山听到佛爷叫他,忍着疲惫睁眼,发现张启山竟在看他,苦涩的心底竟也有了甜意,“佛爷……属下没事……”使劲压住因为疼痛而发出的呻吟,“属下……只是有点累了…想、想睡一会……”
张启山看着身旁人疲倦的神态,心底有种不知名的疼痛蔓延开来,“日山……日山你……”
“佛爷……属下真的没事的……”强撑着睁开眼,对着佛爷笑起来,“属下……好困……所以,不碍事的……佛爷…佛……”声音说着竟渐渐小了起来,眼睛也闭上,过了一小会才又继续说,“佛爷…去陪着夫人吧……夫、夫人…受了惊吓……现在这个时候……最需要佛爷了……”
【夫人?】
张启山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他口中的【夫人】是指尹新月。
“佛爷……不用娶属下……真的不用……所以……去陪夫人吧……”
“你真的没问题么?”
“没事的…佛爷……属下没事的……佛爷…您…您就去陪夫人吧……去吧…”

张日山不想让张启山知道他的事的,他实在没有那么多力气了。费力地扯个微笑,将那张爱了一辈子的脸印在心里,快要阖上,包含着不舍的眼眸挣扎了几下最终听了话,闭上了眼。
意识一点点抽离,手竟也晃动着想要滑下,被张启山猛的握紧,等到张启山慢慢放松的时候,那被握着的手竟滑落,落到两人之间的座椅上,手心空空的朝上,只是那手心的鲜红却又那样刺眼,张启山竟也愣住了。
“日……日山……?”震惊地看着那抹鲜红,伸手将那人搂进怀里,却发现怀里人的后背早已湿透,而他刚刚靠着的壁板上同样早已有了一大片的血迹。
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慢慢抚上怀里人苍白的脸颊,“日山……日山?”将被汗水浸湿的额发拨开,“日山……别睡了、日山……”不甘心的轻微晃动怀里人,“日山……我们、来讨论一下婚礼细节好么?你不是想让我娶你么?我娶你好不好……日山,你看看我……别睡了,听话、日山……”
他知道张日山是拼了命的护住尹新月只因为他的一句【婚礼】,只是没想到他会受这样重的伤。
“日山……”伸手向怀里人的后背摸去,想要止血却又不知该如何做,只能看着座椅上血的面积越来越大。
怀里的人无论自己怎么叫,也没有睁开眼睛。那一向只有张启山的眼眸,再也没有睁开。

张日山知道张启山说娶自己是因为尹新月,他自然知道尹新月死了张启山不会独活,所以他不顾一切的护着尹新月。
当那把长长的刺刀从背部狠狠刺入他身体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佛爷会不会看到。
佛爷,只关心尹新月。看到尹新月平安,佛爷这才又转身继续杀敌人。
张日山知道,他自己这回伤得很重,但他不想张启山知道。
佛爷,会烦的。
所以在和鬼子打完后赶回老家的时候,他让张启山先上马车,自己后上,这样也可以瞒过他。
能晚一会知道,就晚一会。
这样佛爷才不会过早的分心,过早的【难过】,尽管是莫须有的【难过】。

只是张日山算得再好,也没算到张启山的心。他没想到,张启山在不知不觉中早已将他放到心里了。
连张启山自己也不知道,直到那满眼的鲜红将那心底的疼痛引放到最大,他才知道自己的心意。

张启山搂着张日山早已冰凉的身体,心痛到窒息却又无可奈何。
“日山……”

张启山回到老家后,就宣布张日山为自己的【妻子】,那场口头的【婚礼】,是张启山的心病。他不顾尹新月的撒娇或是嗔责,执意将她送回北平。

他的心里,再也不要装下其他人了。

张日山,你就是我张启山的妻。

我欠你的婚礼,下辈子举行。






我都不知道我写的啥……这是个啥?!!!轻喷……😱😱

评论(12)

热度(148)

  1. 小七哥哥肥啾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