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naw

我没有梗了,该肿么写下去……

欠 【启副 HE番外 ooc慎入】

HE番外

张日山在一片黑暗中迷茫的站着,冷风不知从何方向一直吹来,张日山禁不住打个哆嗦。
突然,许多暖流从五肢冲到心坎,寒冷也退下。仿佛之间,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日山……日山…日山!”
【日山?日山是谁?】张日山迷茫地睁开眼,一张陌生的脸出现在眼前。“佛爷…?”下意识的叫出口,连自己也不知道叫的是谁。
“佛爷?日山,我、我怎么会是佛爷啊!我是陈皮啊!日山你不记得我了么?”张日山愣了愣,【陈皮?】,“不、不……佛爷……佛爷…唔…”头部传来剧痛使得张日山想蜷缩起身子,但又发现四肢无力,左胳膊上被白纱布包了起来,还有血迹渗了出来。
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像算命的人也跟着问张日山,只是张日山一努力的想些什么头就痛的让他只能停止思考。“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佛爷……佛爷……”脑中只记得这个名字,便一直叫唤着,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又无力的栽回去。旁边的陈皮干着急【不是一会就回来了么?人呢?】正想着不料张日山起身又倒回去,愣在一边没反应过来。
猛的被抱起,听着那人的心跳声,熟悉的味道安抚了头中的裂痛,“唔……”抬头终于看到熟悉的脸,“佛爷……”淡淡的笑,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陈皮看着突然出现的张启山愣了一下,瞬间出现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张启山看到怀里人昏了过去,呼了一口气。却又在陈皮提出张日山不记得其他人只记得张启山的事而皱起了眉头。
张启山找来医生来询问,得知是因为张日山的【执念】。
执念太重,所以念念不忘。
这话说的张启山心里发酸。自己欠他的真的太多了,一定会好好补偿他的。
回到病房,看着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如同白纸一样的脸,想起那日一车的血张启山就恨自己没有早点察觉自己的心意,差点失去爱人。
“日山……”
张启山已经谢过那几位给张日山捐血的张家人,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快要失去的爱人竟可以回到他的身边。
张家人果然不同凡响,只是用血液竟也将濒死之人救了回来,又送到医院处理伤口。
只是他不确定张日山是否还爱他,他还为此担忧过。只是当张启山知道只记得他一人时,才觉得自己多虑了。

尽管张日山不记得陈皮等人,但是只记得张启山倒还是让张启山松了口气。张日山不仅不记得人,还不记得过去发生的事。在他的脑中,过去是张白纸,上面什么也没有,除了一种对张启山的爱他无法忘怀。
张启山自然不在意,只要日山好好的就好,活着就好。
每日对小副官各种宠爱,尽管很快日山就不介意八爷四爷的出现,并且会很愉快的怼八爷,张启山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日山开心就好。



带有张日山的名字的坟墓还是立了上去,只不过张日山并不知道,那是张启山吩咐的。
立坟墓的当晚,张启山搂着刚睡着的张日山,喃喃道,“以前那个不被我珍惜的张日山已经不在了,现在的,是我张启山要爱一辈子的人。”俯身亲吻怀里人的额头,宠溺地一笑,
“日山,我爱你。”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