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啾大人

“肥啾大人”就是“肥啾大人”,拒绝叫我“肥大”🙃

尘世 【启副 HE 甜】

因为有半点车,所以……走链接,但是不看车也可食用(。ì _ í。)享用愉快~
新年快乐(^з^)-☆

http://www.jianshu.com/p/1f5f36267441


之前……
他的小副官,也为他伤过心……

几个月之前,张日山总是嗜睡,站在张启山身边看张启山处理文件,竟在旁边连连打起哈欠。张启山只当他是昨晚被自己在床上折腾的累了,便有些心疼自责,想让他去休息会。
谁知这张日山竟回道,“佛爷,日山不累。佛爷若真心疼,给日山买点糖油粑粑吃就好了。”
张启山不禁失笑,笑骂了一句小崽子便吩咐外面的下人去买了些回来。
千盼万盼,终于盼了回来!
张启山保证他看到他家小爱人手捧着那热乎乎的食物时,眼里放出的光。
起身凑过去吻了下爱人的唇,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让他慢点吃,又没人抢。
谁知张日山刚咽下第一口,竟不住的呕吐起来,竟将刚吃没多久的饭菜也吐了出来。张启山急坏了,将张日山圈在怀里,又递给他一杯茶,让他压一压。
张日山感觉好些了才慢慢抬头,又是一阵想吐的感觉,“唔…!”张启山连忙低头看怀里人的情况。“佛爷,属下没事……”小爱人刚开口又忍不住干呕了一声,张启山开口,“好了,日山,你去休息一会。”见爱人又想说什么,便急忙又道,“听话,日山。”
张日山无奈,只好乖乖的回房休息。张启山没在意,以为他只是吃住了,很快便会好。
只是里屋的那个却是个心思细腻敏感的,居然以为自己得了什么病,想着明日就去医院看看。
如果是绝症……
不能连累佛爷!

第二日,张日山以公务为由外出,其实是去找了张家的一位医生。经诊脉,张日山居然听到,医生说他……怀孕了!
张日山又喜又怕。
他高兴自己怀了自己最爱的人的孩子,但他怕……怕佛爷不爱这个孩子……
回家的路上,他仔细斟酌了一下,决定先看看佛爷对小孩的态度再说。

“佛爷……日山,有件事…想问问佛爷……”张日山有些纠结的开口,倒引来张启山的怀疑,“怎么了,日山?”
“佛爷,您……您、喜欢小孩么?”
“怎么突然问起这个了?”张启山有些好笑的问着,这个小家伙想象力真丰富。
“佛爷…您只管回答就是了…”看着张日山这么严肃,张启山收敛起笑容,“不喜欢,我不喜欢孩子。”
“哦…属下知道了……”借着巡城为由,逃似的离开,完全忽视了张启山看着他疑惑的神情。

走在街上,看着这热闹的人群,不禁在想自己的孩子要怎么办。
孩子不能打掉,可佛爷不认怎么办?不对,佛爷不可能不认,可那样不就是自己逼佛爷么!
不可以!
手抚上腹部,眼神变得忧伤起来。
孩子……我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间走到了红俯门口,刚想转头离开却猛地被拉住。本能的护住腹部反身一个回旋踢被轻易挡住,仔细看发现竟是陈皮。
“哟!张副官,怎么了这是?”话语轻蔑,但张日山知道陈皮只是不好意思表达而已。勉强的扯开一个笑容,回道,“我没事……”
“又是张启山那个家伙!”陈皮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会让眼前的人难过,“算了,你过来,咱俩喝一杯!”
“啊、不…不行的……”考虑到自己腹中的孩子,想要拒绝却也是于事无补,被硬拉着进去。

“到底怎么了张日山?平常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看着明显蔫了的人,陈皮忍不住问道。
张日山被问的有些委屈,眼圈略红,“我…我怀了佛爷的孩子……”
陈皮愣了愣,忽略心里的不爽回道,“那这是好事啊!你这什么表情?!”
“佛爷他……并不喜欢这个孩子……怪我……”
突然有茶杯碎裂之声打断了张日山,回头便发现是二爷二月红。二月红脸色沉重走出来,陈皮已经恼怒了起来,起身便向外走去,“妈的混账张启山!”惊的张日山连忙拉住他。
陈皮此时已经恼羞成怒,不顾及张日山的身孕猛的甩手,却不想将张日山甩到一边碰到了椅子上,“唔!”
忍着腹痛想要再次拉住陈皮,却无力的快要跌倒,被身后的二月红扶住。陈皮见自家师傅在,便不管不顾的向外跑去。
“陈皮!”张日山痛的脸色惨白,慌张的叫着陈皮,却得不到任何回应。扭头求着二月红带自己回张俯,二月红也怕陈皮闹出事情,便也陪着张日山回去。

刚进门,陈皮就看到张启山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张启山!”一拳将看到自己满脸疑惑起身的张启山打倒在地,张启山莫名挨了一拳自然也黑了脸,迅速起身闪过接下来的一拳却被陈皮拽住,再被打中。
“佛爷!”张日山刚进门就看到这一场景,连忙上前,可还没走一步腹部又传来一阵疼痛,“唔……”失了力气跌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痛苦的呻吟一声声传出。
看着张日山痛苦的坐在地上,陈皮更加恼火,大声吼起来:“张启山!张日山他对你来说到底是什么?啊?!一个给你暖床的床伴?!还是一个专门给你灭火的身体皮囊?!”
张启山看着自己的爱人跪坐在地上很痛苦,心里自然着急想过去,却被陈皮牵制住,听到他的一串话自然生气,吼道,“你他妈说的什么!”
“说的什么?!张日山怀孕了你他妈不懂么?!”听到这句话,张日山闭起了眼睛,在身旁脸色严肃的二月红却突然松了一口气。
“……”张启山瞪大眼睛,看向张日山,脑中回放出这几日张日山有呕吐嗜睡的症状,再加上他今日的话语……
原来如此!
挣脱陈皮,一步步走向那个疼到颤抖的人身边。
陈皮刚想说什么,却被二月红的眼神制止了,便也不再说什么。
张启山走到张日山面前蹲下,将他圈到怀里,宠溺的吻了吻怀中人的额头,“傻瓜。”
张日山瞪大眼睛抬头,张启山一阵心疼,“傻瓜……我不喜欢孩子,可是啊,我喜欢我们俩的孩子。”
“佛爷……”张日山抬头看着张启山对自己宠溺的眼神,笑了起来,腹部又是一阵疼痛,“唔!”接着便是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日山?!日山?!”张启山慌乱的叫着昏迷的人,连忙让管家去叫医生,将爱人抱起跑向卧房。
医生来到之后,诊断了一下,没什么大碍,开了几个方子说让副官调养一下便没事了,张启山这才松了一口气。
二月红也带着陈皮离开了。

终于等到爱人醒来,张启山连忙凑上前,讯问着他可有不适。
张日山笑着说没事,却又突然严肃了起来,最终说了一句,“对不起,佛爷……”
“?”张启山只疑惑了片刻便明白了怀里人为何道歉,“傻瓜……”亲了亲爱人干裂的唇,“日山,以后有任何事,都要告诉我,不可隐瞒。”
张日山满脸通红的点了头,张启山又吻了吻爱人,这才将他放回床上,自己也跟着躺了进去,满满的宠溺,哄着他入睡。

想到这里,张启山松了一口气,心疼的看着自家爱人。
他的爱人心丝细腻却又极其敏感,所以他受了不少苦。
张启山暗暗下决心绝不让自家爱人再受一点委屈,却被突然的一声【佛爷】打断思绪。
原来是张日山在说梦话啊~
连梦话都是自己……
佛爷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小爱人,吻了吻他的额头,环着他一起睡了过去。


“我的宝贝。”.


评论(6)

热度(81)

  1. 张起灵肥啾大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