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啾大人

欢迎私信,文章都有后续,没有放,可找我要。

兔子乖乖 【顺懂 HE 甜】

兔子乖乖 【顺懂 HE 甜】

买了一只兔子玩偶,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于是不受控制的码了一篇不知所云的小故事。
极度ooc,不要打我。
希望两个宝贝开开心心的!


———————————————————————————————

1.

顾顺闭着眼微微动了动头,身子一动便感觉怀里空空的,睁眼才发现以前一直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小观察员不见了。
他赶忙坐起来,四处看了看也没有想看到的人,忍不住腹诽怎么不给自己说一声就不见了。
他一人洗漱完毕出去出晨操,然后又一个人去食堂吃饭。只是那个心心念的小家伙怎么也没有出现,顾顺都快以为是不是被派去出任务了。
突然被食堂门口的嘈杂声吸引注意力,门外站着一队的队友。顾顺走上前,却发现自己的队友以一种——很微妙的表情看自己。
顾顺:?
然而当他余光看到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包的严严实实的人时,脸上的表情慢慢凝固。
那个只有三十厘米的小人,被一群陌生的坏笑着的阿姨就已经吓的不行。可是在看到顾顺的那一刻,顾顺看到了他忽然亮起的眸子。
“哥哥!”
以及顾顺怎么都忽略不了的一对儿看见顾顺就立起来的兔耳和一个毛绒绒的小圆球尾巴。


2.

在顾顺第三次拒绝坐在腿上的兔子懂要吃胡萝卜的请求后,小家伙终于炸了毛。
兔子懂转移阵地似的扭头要去找佟莉抱抱,伸出两个肉乎乎的小手,“姐姐~”
佟莉早就想揉揉这个小家伙。一对耳朵乖乖的往后倒,大大的眼睛好奇地四处看周围,再加上小小只毛绒绒的,佟莉简直母爱泛滥。忍不住对顾顺说就算吃胡萝卜也没什么啊。
顾顺扶了额,叹气道,“他都连续啃了两个了,你看这牙,”他伸手略微抬起李懂的下巴,“不能一直吃。”
李懂一听吃不了萝卜,“哼”一声直接蹦下去就朝门口走去。杨锐一个眼神示意顾顺跟着,便跟徐宏等人商量李懂的事。
顾顺跟了一会,看着小家伙应该是累了,便俯身出声,“要不要我抱啊?”
“不要!”奶里奶气的回答,“积极酒(自己走)!”
顾顺笑出声,也不管小家伙挣扎,硬是抱了起来,哄道,“好了,乖。”
李懂安静了一会,抬头注视顾顺。那样直直的注视并带着“执着”“爱意”的眼神让顾顺以为他恢复了原来的记忆。
可是接着他就明白了,是他想多了。
“萝卜!”李懂一本正经的说着。
“……”顾顺深吸一口气,“没有!”
“萝卜!”
“没有!”
“我要萝卜!”
“我有白菜!”


3.

顾顺怎么也没想到他在前一个晚上随随便便说的话,居然就这样成真了。
前一晚,顾顺压着李懂在床上好好的享受了一回,把李懂累的腰疼。
完事后,李懂的眼框竟红了。顾顺看着他越看越爱,忍不住吻他的眼睛,嘴里调戏道,“我的小兔子。”
说完腰间就接受到了预料之中的李懂控制力道的掐肉。
后面他依旧说了不少这样类似的话,像什么“兔宝宝”之类的,让李懂羞的脸快滴血了一样。
顾顺也不知道怎么了,就特别想肉麻着。他就想让李懂害羞,越逗他越来劲。
然而这后劲也太大了。
直接大到让李懂变成李懂兔了。
想到这里的顾顺一巴掌直接捂脸上,身旁的兔子懂睡的迷迷糊糊的,正盖着顾顺的夏凉被的一角。
顾顺忍了好久才没有伸手将小家伙嘴角的口水擦掉,他盯着这个熟睡的脸,渐渐露出笑意。
不管那么多,只要你是李懂,什么样我都爱。
只是不吃那么多胡萝卜就更好了。


04.

蛟龙一对临时接到任务,要到尼日利亚去解救被恐怖分子绑架的中国公民。
顾顺看着熟睡的小李懂,叹口气,让一个女后勤兵过来照顾,自己一人背着那把R-93去集合了。
顾顺不怕死,但他舍不得。
他舍不得他爱的祖国,他舍不得他守护的海洋,他舍不得李懂。
所以在炮弹袭来时,顾顺拼劲全力跳到一旁,却还是没有避免炮弹炸开带来的伤害。
当杨锐他们赶到时,看到的就是倒在血泊中已经失去意识的顾顺。


05.

兔子懂醒来发现守着自己的不是顾顺,便不管不顾的闹,差点没打滚。
女勤务兵无奈,只好把他带出去,却不想刚走到甲板上,就看到了被抬上救护单架满身是血的顾顺。
“哥哥……”李懂想上前,却被勤务兵扣着不让动,他越叫,肩膀上的手就越紧。
很疼,但是他受不了那个人满身是血。
后来他被带到正在手术的地方,他抬头看,发现上回抱着自己的女人也在,他便蹭过去,“姐姐……”
委屈至极的声音拉回了佟莉的注意力。她们如果到的再晚一点,顾顺可能就真的回不来了。
她吸了吸鼻子,抱起兔子懂揉揉他脑袋,“乖。”
过了一会,佟莉才听到了怀里传来的“嗯”。她后知后觉的感觉到了手上被滚烫的液体浸湿,如同她现在的心情,很糟糕。


06.

顾顺被后背的一阵剧痛弄醒,慢慢睁开眼,等适应光线后才扭了扭脖子,然后就看到一只哭的停不下来的小兔子。
“?”顾顺慢慢咧开嘴角,伸手揉揉因为难过而耳朵前趴着的小脑袋,“怎么,想哥了?”
本是随口说的略带调戏的一句话,却没想到小家伙还真点点头。然后直接扑向顾顺,要不是顾顺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兔子就变成一个贴地片儿了。当然因为这个大幅度动作,顾顺疼的也是呲牙咧嘴的。
哄了一会,才把这个小东西逗笑。
“哥哥……”
“嗯?”
“萝卜!”
“……”
顾顺哭笑不得的使劲按了按李懂的小脑袋,把小家伙按的直扑腾。最后才赶紧安慰一样的把他抱紧,然后亲亲小脸蛋。
因为担心顾顺的伤,兔子懂本就累的不行,没一会就自己用手扒拉扒拉顾顺没受伤的地方,一小脑袋埋进去,蹭了蹭就要睡。还舒服的直打脚,要不是顾顺躲得快,估计又是一阵呲牙咧嘴。
顾顺宠溺的看着怀里睡着的兔子,吻了吻小家伙的额头,便也跟着闭上眼,一人一兔一起进入梦乡。


07.

杨锐看了看在病床上睡的五仰八叉的两个人,无奈的叹口气,摇摇头走了。
床上睡着的,一个是伤员顾顺,一个是,刚刚恢复原来人形的李懂。


08.

顾顺现在没事就喜欢逗李懂。
不论是澡堂食堂训练场,顾顺都可以一本正经的逗他。
只不过李懂不搭理他就是了。
其实这也不能怪李懂。
因为——
顾顺每天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根新鲜的胡萝卜,追着李懂问,“懂,吃萝卜不?”
“……”李懂闭了闭眼,字正腔圆的发声,“滚!”

评论(4)

热度(85)